治高職“高燒癥”別亂開藥

作者:王壽斌(蘇州工業園區職業技術學院黨委副書記、研究員)

       不少專家學者認為職業院校辦學定位不準,甚至想當然地指責校長們不會辦學、不懂職教,這其實是一個誤解。

        近日,一篇題為《高職院校被指患“高燒癥”:追求姓“高”恥于姓“職”》的報道引發網上網下熱議,尤其是在高職院校管理者層面激發了熱烈的論爭。報道指出,眼下,許多高職院校的辦學定位出現了“偏航”,熱衷于“專升本”和通識教育,或像大學,或像高中,“就是不像職業院校”,盲目招聘博士和博士后,形成人才高消費和高浪費。

        高等職業技術教育究竟姓“高”還是姓“職”,這在我國教育界尤其是高職教育界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,但常談常新,“永不過時”,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查閱近幾年出版的報刊雜志,論證高職屬性的論文或報道令人目不睱接,道理談得很透,論證也非常縝密,而教育主管部門也先后出臺了不少具有“退燒藥”功能的政策文件,明確釋放了“中職不升高職,高職不升本科”的信息。然而,即便如此,高職院校一門心思“升本”的念想近年來一直熱度不減。對此,不少專家學者喜歡打學校的“板子”,認為學校辦學定位不準,甚至想當然地指責校長們不會辦學、不懂職教,這其實是一個浮于表象的誤解。

        在我國,職教發展更受社會綜合環境的影響和制約,這些問題得不到解決,職業院校就很難做到自主辦學,而只能被迫畸形發展。比如說,在現有的人事體制下,企業的能工巧匠很難突破“編制”障礙進入專業教師隊伍。公辦職校的教師只能來自于傳統的高等院校,這些師資成長于傳統教育,普遍擅長理論教學而弱于技能操作,從嚴格意義上講,他們從一進校工作就不能算是合格的職教老師,而學校為了保證老師的“工作量”飽滿,能夠拿到基本工資,只好多排理論課或文化課。再比如,全國職業院校流行“升格熱”,中職想升高職,高職想升本科,從表面上看,似乎是學校不自量力、不切實際地瞎折騰,又好像是某些職業院校領導好大喜功。但從本質上講,卻同樣是學校被迫而為,是在當今“文憑社會”的大環境中,迫于生源壓力和就業壓力的無奈之舉。可以想象,如果社會大環境得到了優化,政策環境不歧視職業教育,“升格”不是職業院校擺脫困境的唯一選擇,那么學校恐怕不會自加壓力,盲目追求升格。

        另一個飽受詬病的現象是高職院校的人才“高消費”,盲目崇拜學歷,爭相招聘博士、博士后之類的高端人才來裝點“門面”,以提升學校的“檔次”和“品位”。如果我們換位思考,站在高職管理者的角度看,這也未必就是不合時宜之舉。經過這幾年的理論探討和實踐檢驗,高職院校涉足科研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已成大眾共識。從校企合作的視角看,搞好教科研工作是促進高職內涵發展、提升育人質量和增強社會服務功能的關鍵。為了瞄準前沿、立足高端,通過科研提升內涵,更好地服務企業,適當招聘一些學歷高、能力強的專門人才,確實是現實所需,不但有利于人才本身的發展,也有利于在學校內部形成正確的導向。從現實的層面看,高職院校的這種人才“高消費”,也是學校應對實用人才難覓的有力之策。因此,在制度層面暢通企業工程師與職校教師之間的雙向流動,才是解決當前職業院校人才盲目“高消費”的治本之舉。

        在筆者看來,我們應當舉全社會之力,從國家戰略和民族振興的高度,為高職教育營造一個和諧發展的生態環境,只有形成了全社會尊重勞動者、崇尚職教、尊重職教人的氛圍,職業教育才能真正迎來朝陽和春天。

吉林十一选五遗漏爱彩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