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技能大賽奪冠喜悅之后的淡淡憂傷     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北京時間8月26日21時,從世界技能組織傳來喜訊,因技術原因未在第43屆世界技能大賽閉幕式上公布成績的數控銑項目,經世界技能組織技術委員會確認,金牌由中國選手張志坤奪得。至此,第43屆世界技能大賽中國代表團共獲得5枚金牌、6枚銀牌、3枚銅牌和12個優勝獎,創造了我國參加世界技能大賽以來的最好成績,為祖國和人民贏得了崇高榮譽。

        這是了不起的成就,表明我國的技術工人在世界舞臺上,擁有可與世界同行競爭的一流技能,也一定程度反映出我國在培養一流技能人才方面取得的積極進步。但這并不是這次世界技能大賽獲獎的全部價值所在,在筆者看來,中國在世界技能大賽上獲獎,更大的價值,在于能否促進我國社會改變傳統的歧視技能的觀念,真正形成崇尚技能的社會熱潮。

        這其實也是我國政府部門的期盼。據報道,世界技能大賽中國代表團團長、人社部職業能力司司長張立新說,中國在世界技能舞臺亮相,絕不能僅僅為了競賽而競賽,而是希望借助金牌掀起全社會重視職業技能的熱潮。而且,國家已決定重獎本次世界技能大賽獲獎選手:金牌獲得者每人20萬元,銀牌獲得者每人12萬元,銅牌獲得者每人8萬元,優勝獎獲得者每人3萬元。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積極態度和措施。但是,對于我國來說,借世界技能大賽獲獎東風,推進社會轉變觀念,還遠遠不夠。

      在獲得大獎之后,職業教育從教者無不表現出喜悅之后的淡淡憂傷,這是值得我國政府部門高度重視的。雖然有專家稱,世界技能大賽的金牌,意義不亞于奧運冠軍。可是,這更像是業界的“自娛自樂”,整個社會,對于技能大賽的關注度并不高,不要說沒有像奧運冠軍那樣的關注度,就離國際中學生數學奧林匹克競賽的關注度,都有很大的差距。甚至對于世界技能大賽獲獎,社會還存在“這有什么了不起”的鄙夷眼神。有些家長還擔心,這會“誤導”自己的孩子選擇從事又苦又累、社會地位低的技術工作——縱是獲得世界技能大賽冠軍又如何,還不是工人“一枚”?

        這些是無法通過表彰技能大賽獲獎者就能改變的,而必須借此進一步清除我國目前存在的歧視職業教育、歧視技術工人的制度與政策。近年來,我國高度重視建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,也一直想要形成崇尚技能的社會風氣,可是,職業教育在教育體系中,還是“低人一等”的教育,社會對職業教育的認同度還很低。

        另外,在對職業教育的投入上,雖然近年來有了大的改觀,但是與長期享有國家特殊政策支持的985、211工程的學校相比,國家對整個職業院校的投入可以說是少得可憐。

        這次世界技能大賽獲獎,是在職業教育艱難辦學、技術工人在國內地位極低的情況下獲得的。這給社會的啟示是,職業教育具有旺盛的生命力,他們并不因被歧視,而自暴自棄,這是比靠制度優勢辦學的“名校”更值得尊重的。那么,如果能給他們平等的辦學環境,一樣的地位和權利,我國的職業教育、技術工人培養,會出現完全不同的局面。

        一個國家,當然需要學術研究型人才,但是,如果所有學生都把這作為唯一的成長選擇,而把做技術工人視為“失敗者”的選擇,那這個國家的未來發展堪憂,人才結構會嚴重不合理,整個社會會長期陷入教育與人才焦慮。只有把從事技術工作,也作為有價值的選擇,才能拓寬學生成長、社會發展的空間,也才能從根本上解放教育思想、人才理念。

        據報道,在世界技能大賽汽車噴漆項目的比賽上,瑞士、瑞典、英國等國家派出的5名參賽選手居然都是女孩。“這在我國是很難想象的事——女孩怎么能從事這種工作?而這在國外,這早已不稀奇,這背后是技術工人社會地位、工作環境、福利保障等一系列的變革,道理很簡單,如果技術工人地位得不到尊重、工作環境惡劣、社會福利保障差,國外的父母同樣不會讓孩子去選擇。

        更進一步說,在技術工人參加世界技能大賽獲獎的同時,我國需要與外國多交流、互相學習,從中獲得對我國職業教育、現代技術工人培養、使用,有價值的經驗,促進我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建設。(來源:中國青年報)

吉林十一选五遗漏爱彩乐